相关文章

贵州挪用扶贫资金落马官员忏悔:恳请痛改前非机会

来源网址:http://thhbjxsb.com/

  “作为一名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深知扶贫资金的重要性,但我没有去思考如何把国家的项目资金用好、用活,让群众尽早地脱贫致富,而是把手中的权力当成自己谋私的工具,采取不正当的手段,合谋骗取国家的扶贫资金……”

  “我很后悔没有把党的宗旨和信念放在心中,没有把领导、父母、家人、亲人的提醒、叮嘱放在心上,放弃了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秉持了错误的价值观,才铸成今天的大错,恳请组织给我一次痛改前非的机会……”

  一声声发自肺腑、泣不成声的忏悔,已难挽回他的错误。

  2013年6月,一封反映贵州省江口县政府截留挪用扶贫资金、胁迫企业交纳20%的发展资金等问题的网络举报信反映至贵州省纪委。后经调查,贵州省江口县委原常委、副县长杨胜美利用职务便利,与情妇周某合伙经商办企业,并伙同周某等人以虚假手段骗取国家扶贫项目资金的违纪违法行为露出“原形”。

  2015年5月20日,杨胜美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铜仁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5万元。其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空手套白狼

  利用职权骗取扶贫项目资金

  江口县是省级贫困县,上级部门为了帮助江口脱贫摘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2011年3月,在得知江口县实施核桃产业扶贫相关项目需采购大量核桃苗时,作为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杨胜美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好这一惠民政策为老百姓脱贫致富,而是认为自己又一次发财的机会来了。

  在此之前,杨胜美与情妇铜仁市某市直部门原科长周某、亲信江口县扶贫办原主任李某(二人已另案处理)违规经商,已获利162万元。尝到甜头之后的杨胜美决定“再干一票”,于是打电话约周某到办公室“密谋”发财大计,最后商定,3人从外省采购核桃苗后转卖给江口县扶贫办,从中赚取差价。

  于是,杨胜美等人作为幕后老板,以周某婆婆万某的苗圃园——铜仁市三妹苗圃园为依托,成立了铜仁市博远林业开发有限公司。百忙之中的“杨县长”还与李某、周某亲自到四川省简阳市海天农牧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实地考察。考察满意后,3人以万某的名义与海天公司签订了核桃苗购买合同,约定购买核桃苗40万至50万株,价格为每株2.8至2.9元,当即交付定金10万元人民币。其中杨胜美、李某各出资3万元,周某出资4万元。

  杨胜美在明知“未经省扶贫办专家组认定的外省品种一律禁止种植”的规定下,未经请示批准,仍决定将从海天公司购买的外省核桃苗转卖给江口县扶贫办。

  要想将违反规定的事情操作成功,必然要发挥权力的影响力,给暗箱操作提供条件。于是,为确保核桃苗顺利转卖,杨胜美、李某利用职务便利,促使江口县政府采购办将核桃苗采购由公开招标更改为竞争性谈判。之后,杨胜美、李某又授意周某通过借用其他公司资质、安排控制谈判人员和谈判报价的方式在竞争性谈判中围标成功,并以接近省扶贫办6元/株的限价、高出进价一倍的“天价”——5.95元/株,与县扶贫办签订了采购合同。153.6868万元,杨胜美三人空手套白狼,美美地赚了一笔,实现了“利润”最大化。

  案发时,153.6868万元分文未动还保管在周某处,3人还计划着继续“发财”。

  小钱毁节操

  逢年过节大肆收礼

  “廉不廉,看过年”。杨胜美不仅看重大买卖,零散“碎银”也照收不误,且认为这是对别人眼里有没有他的一个检验。

  2007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该县吉尔森木业有限公司老板黄某为感谢杨胜美对其公司的关照和支持,以拜年的名义送给杨胜美4.6万元;2011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该县黔峰茶叶公司老板余某以拜年的名义,送给杨胜美1.1万元;2012年春节期间,该县油妹子公司老板李某以拜年的名义,送给杨胜美5000元;2012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该县梵行仁和茶叶有限公司老板余某以拜年的名义,送给杨胜美1.3万元;2012年底,杨胜美在家中收受该县金隆大鲵养殖公司老板王某礼金5000元……

  当权钱交易被披上节日走访、礼尚往来的“面纱”后,杨胜美感觉收钱收得“正大光明”、毫无顾忌。2007年至2013年,杨胜美利用担任江口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分管农业、农村工作,分管扶贫办、林业局等的职务便利,收受他人礼金14.5万元。

  果真如杨胜美掩耳盗铃的想法一样,这不过是礼尚往来吗?看看这些送礼人的身份,哪个不是涉农领域的企业老板?他们又有谁不是冲着杨胜美手中的权力去的?在收取了龙翔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老板龙某逢年过节送的礼金6.5万元后,杨胜美帮助其获得了相关扶贫资金。

  失德又破纪

  祸患的种子早种下

  杨胜美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是一名医护人员,女儿乖巧懂事。但是当上副县长后,杨胜美飘飘然了,不但没有倍加珍惜家庭、珍惜手中的权力,还完全失去了为人做官的道德底线,寻求婚外情,其任怒溪乡党委书记时的班子成员、比自己小10岁的周某成了他的情妇。

  通过长期“飞鸽传书”,互诉工作和家庭中的烦恼,两人关系逐渐“升温”。

  这个贫困县的副县长,对情妇可是出手阔绰:除了常常送上千元的小礼物,周某闹离婚时,担心其需要钱补偿前夫,专程从江口赶到铜仁送了两张分别有4.5万元和6.5万元存款的银行卡;在香港学习,给周某买了一台价值6500元的平板电脑;过年给周某送上两个分别装着4000元现金的大红包买爆竹……

  大量的感情投资背后,是杨胜美德、纪双失,用公权为私情埋单的桩桩丑行。正是有了这份“感情”,杨胜美在周某面前既要维护自己作为老领导、老上级的形象,又要让周某死心塌地跟着自己,于是置党纪国法于不顾,不停地借机敛财,并让周某从中获利。他们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已是必然。

  古人说:“毒智者莫甚于酒,毁廉者莫甚于色。”恶有多端,要者两点:官无大小,一沾财色,其余便不足观。(秦锦)

(来源:)